李商隱獻給杜牧兩首詩,極力吹捧,得到的卻是沉默

李商隱獻給杜牧兩首詩,極力吹捧,得到的卻是沉默

在唐朝的詩壇上,李白和杜甫的名氣最響,聲望最高。讓人津津樂道的是,李白和杜甫的關係也十分友善,是文人交往的佳話。杜甫比李白要小11歲,也是李白的忠實粉絲。不過,李白雖然很早成名,是全民偶像,但對杜甫卻沒有任何架子,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。

唐朝詩壇的魅力在於人才輩出,如同過江之鯽。李杜相繼去世不到半個世紀,又有「小李杜」橫空出世。那就是李商隱和杜牧,他們共同撐起了晚唐詩壇的天空,讓唐詩畫上了圓滿的句號。其中杜牧比李商隱又年長十歲,成名也更早,是李商隱的偶像。

如果按照常理推論,兩位同時代的偉大詩人,一定也會有著共同語言,一定也會像李白杜甫一樣擦出友誼的火花。然而,很遺憾的是,在公元849年時,兩人才第一次見面,此時李商隱37歲,杜牧47歲,距離兩人離世也分別只有9年和4年。

據說,這是一次偶遇,兩人相談甚歡,十分投機。不過,李商隱在贈送了杜牧兩首詩後,卻遭受了冷遇。杜牧作為老前輩,根本沒有再理睬他。李商隱的一生飽受挫折,仕途一直不順,也有文人的傲骨,兩人的關係由此嘎然而止,再無交集。

那麼,李商隱獻給杜牧的詩歌是怎樣的,為什麼會惹來不快呢?其實,李商隱的詩分別是《贈司勛杜十三員外》和《杜司勛》,對杜牧大加讚賞,表達了自己無限崇敬之情:

《贈司勛杜十三員外》

杜牧司勛字牧之,清秋一首杜秋詩。

前身應是梁江總,名總還曾字總持。

心鐵已從干鏌利,鬢絲休嘆雪霜垂。

漢江遠吊西江水,羊祜韋丹盡有碑。

《杜司勛》

高樓風雨感斯文,短翼差池不及群。

刻意傷春復傷別,人間唯有杜司勛。

匆匆讀過,看不出有什麼問題,但從我們旁觀者的角度,還是能找到不妥之處。首先,第一首詩中開頭就犯了大忌。古人平輩之間,是絕對不能直呼其名的,那等於是在罵人。只有長輩對於晚輩,上級對於下級,可以喊對方的名字,晚輩對於長輩,平輩互相稱呼,要叫對方的字。小珏也不知道李商隱是哪根筋不對,比杜牧小十歲,才第一次見面,就竟然在詩中直接稱「杜牧」。

其次,在第一首詩中,李商隱將杜牧誇獎,卻說他是「前身應是梁江總」。這個江總,是南梁朝的的著名文學家,大臣,後來還當過南朝陳的宰相。但他在歷史上名聲很臭,根本不理政務,終日陪著陳後主陳叔寶飲酒作樂,被認為是亡國的禍根。李商隱將杜牧與此人相比,杜牧豈不是鼻子都氣歪了?

前兩個問題是出在第一首詩中,李商隱犯下的是常識性錯誤,是顯而易見的。第二首詩中,同樣也有值得商榷之處,只不過更多的是基於後人的猜測之上。因為此詩之中,李商隱誇獎的是杜牧的文采,讚美的是他的詩文水平,更是說他的文風凄婉動人。

然而,杜郎俊賞,卻並不以此為自己的本事。杜牧在臨死之前,曾經將自己大部分文章燒毀,現在留存的都是已然口口相傳的作品。他並不以為自己的文採好,有什麼值得誇耀的,更是為自己曾經「十年一覺揚州夢,贏得青樓薄倖名」而悔恨。杜牧的夢想,還是想作為一名軍事家,在沙場之中決勝,更是希望能以此封侯拜相。所以,李商隱這麼誇他,當然沒有誇到他的心中。

當然,後世對於小李杜二人不相往來,還有諸多解釋。比如有人說他們陷入了牛李黨爭,各自為戰。又比如有人說杜牧曾經與白居易翻臉,而白居易卻與李商隱成為了忘年交,所以杜牧也與李商隱不來電。

但是,值得注意的是,這些都不能解釋,為什麼小李杜第一次相遇的時候,還能相談甚歡,坐在湖畔的石椅子上聊了很久。只不過過了幾天,當李商隱獻詩,雙方才保持了距離。小珏認為,還是這兩首詩是英雄寂寞的根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