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在車上他把手伸向我兩腿深處

o在車上他把手伸向我兩腿深處

愛情幾乎是一個女人的全部。當秦風離開我那一年,我確定自己崩潰了。仿佛整個世界倒塌了,沒有人在身後抱住我,鼓勵我勇敢的站起來。

  秦風是我的初中同學,早年學生時代,我就暗戀他。而他似乎也對我充滿好感。記得念高二的暑假,他約我去KTV唱歌,就我們兩個人,他在模糊的光線裏深情的唱著暧昧的歌曲,最後,從衣服裏變出一朵玫瑰,向我表白。

  這個場景,我幾乎做夢都在想。而那天就確切地發生了。我沒有抵擋住秦風的攻勢,主動獻出了擁抱,失去了初吻。

  愛一個男生,從他青春跋扈到爲生活奔波,我看到秦風很多的變化。爲了秦風,我甘願自降分數線,與他去讀二本大學。可是,四年的大學光陰,讓秦風結識了更多漂亮的女性。因爲他唱歌好聽又精通吉他彈奏,自然,吸引了很多女生的羨慕。

  秦風的離開發生在畢業前一個月。他發短信告訴我分手,說我們這些年只是在簡單的戀愛,而那種感覺從來沒有讓他開心或者極其的高興。我知道,這是男人一貫的分手理由。對于,他的分手通牒,我置若罔聞,依然每天有空去他們寢室樓下找到他。直到他的現任女友與我在樓下相遇,秦風恬不知恥地無視我,牽起她的手從我身邊走過。

我對愛情的所有幻想才破滅。那晚,我幾乎哭得沒有了呼吸。連舍友都爲我難過。

  大學畢業後,我回到家鄉進了一國企工作。後來,在單位認識現在的老公,他高大帥氣,溫柔善良,和他在一起,會給我一種很自然的踏實感。

  我們戀愛一年,便結婚了。婚後的生活幸福美滿。但是,秦風卻在我結婚的第二年出現。

  那天,我休假在家上網。突然有陌生人加我QQ。我原本拒絕,他繼而發過我的名字以後,我就同意了。聊天後,發現他竟然是秦風。從空間裏看,他又變帥了。不過,好像已經單身。

  起初,我根本沒有與他聊天的欲望,但是,他多次以朋友的身份約我出去吃飯,我就沒好意思再推脫。但是,當我答應與他吃飯以後,他就開始頻繁的約我,唱歌、喝酒或者做其他事情。 我曾告誡他,我已經結婚。可他不以爲然道,“做朋友,又不會影響婚姻。”就是這句話,讓我相信了他的單純。然而,夫妻之間總會有口角與矛盾,那天,我與丈夫爲要孩子的事情吵架,之後,就主動約秦風喝酒。酒後,已經十一點鍾,翻開手機看到丈夫打來很多未接電話。我繼而關機。

  夏日夜風微涼,秦風開車到護城河邊乘涼。就在那裏,他突然抱住我,扯掉我的上衣,撕裂我的黑絲襪狂亂的親吻我。我起初反抗,但酒精的刺激令我淪陷。于是,我再一次成爲秦風的玩物。我不知道這樣的結果會給我帶來什麽樣的災難。